认识就够了
余生?
余生就算了吧(笑)

#黑瓶#《记一次吵架》[段子,日常练习]

      “我出门买包烟。”黑瞎子把门摔上,只留给张起灵一个背影。陈旧的绿色铁门在黑瞎子身后咣地一声被关上,门框上的墙灰都簌簌地掉了几层,楼道里传来门口垃圾袋被踹下楼梯的声音。
  
      “操!”黑瞎子憋着一口气来到一楼,才拉起背心下摆擦掉嘴角的血。
  
      张起灵拉开厚重的窗帘,明亮到刺眼的阳光刹时扎进屋里,他不适地眯起了眼。看到黑瞎子走出小区,他转身走回屋里,拿过扫帚将地上的瓷器碎片收拾干净。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黑瞎子还没有回来,张起灵又打开冰箱查看食材还剩多少。他拿出最后的两只青椒,洗净,切丝,忽然想起冷冻室里还有一尾红鲷,又拎出来放在一旁自然解冻。待锅里的油已经热上,那扇旧铁门终于又嘎吱嘎吱地打开了。
  
      黑瞎子提着两袋菜,在门口踢掉脚上的两只人字拖,径直走向厨房,看到张起灵在灶台前忙活,肩头的文身显现了一些青黑色的线条。他把菜拎进厨房,放在洗碗池里,中午吃过的碗筷已经洗净晾在滤水架上。
  
      黑瞎子轻轻从身后拢住张起灵精瘦的腰,埋头在他的颈窝,墨镜随着他的动作有些下滑。
  
       “准备吃饭。”张起灵关上煤气,将菜起到碟里,对黑瞎子说道。
  
-end-

评论(4)
热度(40)

© 三木丨请假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