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春分细雨时
一朝见卿如故人

#黑瓶#《密友》——接三叔微博盗笔大结局[17]

cp:黑瞎子x张起灵

 
 

chapter.17

 
 

“你认识我?”张起灵一顿,回头冷冷地问道,“你是谁,还知道些什么?”

 
 

黑瞎子嘴角一挑,眼神不错。

 
 

他就地坐下来,冲张起灵竖起拇指,并依次竖起食指、中指:“第一个问题,我不认识你。第二个问题,道上的人都叫我黑瞎子。第三个问题,我什么也不知道。”说完还饶有兴趣地观察张起灵的反应。

 
 

张起灵只是沉默几秒,便继续开始开他的墙了。仿佛刚才的对话从来没有发生过。

 
 

倒是黑瞎子来了兴趣,刻意要逗张起灵似的,他又补了一句:“你叫张起灵对不对?”

 

张起灵回头看他,压低了声音:“你究竟是谁?”

 
 

黑瞎子笑:“这位小哥你别激动,我只是认得你这把刀,张家只有起灵有资格能得到这种佩刀,仅此而已。”

 

张起灵盯了几秒,这时黑瞎子也不再开口了。

 
 

张起灵的判断很准确,砖墙后直行30米就是墓道出口,也许是对黑瞎子起了疑心,他让黑瞎子走前。

 
 

眼前这个男人从头到脚皆是深黑,脖子上的狗牌在墓道里叮铃作响,明明光线已是很暗,还戴着副墨镜。年纪看起来应该是二十岁出头,但身手却十分狠辣。

 

从墓中出来,张起灵一直远远地跟着黑瞎子。黑瞎子停了一下,突然蹲下来,开始翻起包来,不出一会儿,一袋的明器被放到地上。

张起灵疑惑地向黑瞎子投去目光。

 
 

“挑吧,想要啥就自个儿拿。”黑瞎子一副很大方的样子。

 
 

张起灵皱了皱眉:“我不要。”

 
 

“那你要什么?”

 
 

“……”

 
 

黑瞎子失笑:“那你跟着我干什么?”

 
 

“……”

 
 

“瞎子我可一直都单干,不带伙计的。”

 
 

“……”

 

什么张起灵啊,就是个哑巴。黑瞎子暗暗给张起灵起了个听起来像伤残患者的名字。

 

以上就是张起灵和黑瞎子不算太愉快的第一次相见,往后他继续跟着黑瞎子走了三天,看着黑瞎子把明器一件件出手。多日的观察并没有让张起灵得到什么线索,眼前这个男人无懈可击,任张起灵如何试探,都看不出一点儿破绽。在张起灵空空如也的记忆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知道自己存在的人。这让张起灵不禁隐约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他和这个世界的联系,他必须把握。

 

夜里,张起灵坐在窗前,在笔记本上写下:

西周墓→黑瞎子→盗墓者→知道张起灵存在→身份未知

 

末了,他又在下面补上“重要”两字,加重地圈了几个圈。

 

一日。

 
 

黑瞎子大步流星,冲又和天花板联络感情的张起灵伸出手:“哑巴你也在这里住了好些日子了,在我家吃喝可以,伙食费爷就不跟你计较了,但要付房租。”

 
 

“……”对这个称呼已是习惯成自然,张起灵眼神离开天花板,若有若无地往黑瞎子的方向瞥了一眼,眼里分明写着“我没钱”。

 
 

“那好,那你给我夹喇嘛,夹一次抵半个月房租。”能一边不正经地嬉笑,一边又理直气壮地说出如此恬不知耻的话的人,大概也就只有黑瞎子了。

 
 

“……好。”能答应这种与卖身契无异,明摆着就是坑你没商量的事的人,大概也就只有张起灵了。

 
 

“好,后天出发,东西我会准备,”黑瞎子把自己摔在沙发上,一手搭在张起灵肩上,“这次咱俩干票大的。”

 
 

-tbc-

 

评论
热度(10)

© 生生造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