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春分细雨时
一朝见卿如故人

#黑瓶#《密友》——接三叔微博盗笔大结局[19]

cp:黑瞎子x张起灵

 
 

chapater.19

 
 

      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里,他们马不停蹄地赶路,第二天中午,飞机终于抵达海口。
  
      两人刚离开机场,一辆出租车早就在外面等着,载着两人直奔码头。黑瞎子很自然地从车座底下拉出两只黑色的登山包,接着又是一个巨大的手提箱,张起灵警觉地瞥了一眼司机,发现司机也没什么反应。
  
      咔嗒一声,保险箱打开,里面是几把半自动手枪和水下用的气枪。
  
      黑瞎子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嗯嗯啊啊几句,大概是和对方确定具体事宜。
  
      “运气不错,”黑瞎子挂了电话,一边组装手枪一边向张起灵解释,“在风季到来之前我们还有10个小时的时间,我们要在7小时之内赶到那个地方。”
  
      “下海只有不到3个小时的时间。”黑瞎子把手枪上膛,说道。
  
      张起灵没吭声,自觉地接过其中一袋行李。
  
      黑瞎子租了一艘本地渔民的铁皮渔船,渔船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船身锈迹斑斑,桅杆收了起来,帆布被海风吹起来一点,就像西方神话中的海底幽灵船。
  
      黑瞎子和等在码头的渔民说了几句话,然后转过身冲张起灵招招手,示意他跟上。
  
      张起灵抬起头,发现有个人在趴在甲板上看着他们,他淡淡地扬了个眼神,三步两步跟上黑瞎子。

      他们穿过堆满货物的船舱,来到下层甲板。这里有一个房间,摆着一张床,枕头没有枕套,床单看起来就像是过了几个季度刚从衣柜底里拿出来的一样,硬梆梆的,不过好歹也是缎面的。铁架床周围堆着大量的潜水设备、各式仪器,还有几捆绳子。
  
      张起灵差点挤不进那个小房间,黑瞎子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时间仓促,房间是仓库临时腾出来的。”
 
      两人坐在床上,黑瞎子从床底摸出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布包,递给张起灵。
  
      张起灵打开,是他的黑金短刀。
  
      “这船是我靠关系租的,船上都是普通的船工,所以我们的行动是保密的,不能对谁都说,”黑瞎子顿了顿,抬头看看张起灵,那个人面无表情地盘腿坐在对面,他又补充道,“好吧,我想你也不会说的。”

      “如果运气不好,渔船的收成就很差,在海上不分白天黑夜,有鱼就得工作。船工的收入很不稳定,所以有钱赚他们对我们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船开到离斗还有半海里左右的地方,我们就坐汽艇过去,打一个盗洞。我研究过了,从那个位置打洞是最快的,洞口后有一条很长的隧道,船会在海面上等我们3小时。”
  
      黑瞎子难得正经一次,张起灵点点头,表示自己听进去了。
  
需要的装备黑瞎子都打点好了,剩下的就是休息。虽说两人身材高大,但1.2米的床也还能凑合。不过显然张起灵也不是要求很高的人,他靠着墙,把刀抱在怀里就合眼睡了。

 

黑瞎子大叫:“哎!哑巴你这可不行,这船上可不比家里,晃来晃去的,等你睡醒骨头都散完了。咱俩需要休息,下水可累了。”

 

张起灵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假寐,黑瞎子从鼻子里愉悦地哼了一声,随意地就躺倒在有些陈旧的枕头上。

 
 

-tbc-

 
 

原本写了瞎瞎硬要拉老张一起睡,后来觉得OOC啦,哎呀想卖个腐都不行(望天状) 

 

评论(1)
热度(11)

© 生生造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