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春分细雨时
一朝见卿如故人

#黑瓶#《密友》——接三叔微博盗笔大结局[22]

cp:黑瞎子x张起灵

 
 

chapter.22

 
 

这时的张起灵还太过年轻,但见证的生死和看透的人心足以让他对身边的一切都保持淡漠。如果说有什么能让张起灵有所动容的,那么这一刻显然还没有到来。

 

他依稀记得,黑瞎子想要打开主墓室内的黑棺,但是几乎是同一刻,墓室开始疯狂地弥漫起白色烟雾,他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但睡意像潮水一样袭来,他闭上了沉重的眼皮。

 

再次醒来,已经是在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了。

 

黑瞎子就躺在不远处,手中攥着个黑漆漆指甲大小的小块,闪着不寻常的光泽。

 

他努力回忆失去知觉前的情景,但他很快就发现这是无用之功。不过记忆断片对张起灵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一样的存在,他自然也不会去在意。

 

张起灵抬头观察起这个地方来。

 

这是一块堆积废石料的地方,所以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装饰,这个莫名来到的地方就像海边的沙滩,但四周都被海水包围着,但究竟是如何在汪洋大海中达到这样的效果的,张起灵并不在意。

 
 

他躺着的地方是一汪池水,准确地说,他自己确实是坐在池水中,倚靠着边缘。他丝毫不怀疑这是一池海水,更多的海水不断地从正中间的池眼中涌出来。

 

池水吃水线并不高,只到他的胸口,不断涌进的海水并没有影响池水的高度,看起来就有什么力量在暗暗掌控着一样。

 

四周被海水包围,氧气瓶不知所踪,唯一的出路应该就是池眼。有海水涌进池塘,就意味着必然有一个连接这里与另一面的通道。

 

张起灵深吸一口气,整个人潜入水中。池眼正下方有一个石头雕刻的过滤网,似乎是可拆卸的。但池眼只有30厘米左右,无论如何一个人也是无法钻进去的。

 

难道还别有洞天?

 

张起灵从水中站起来,从黑瞎子身上的包翻出工具,又再次潜入水中。

 
 

他以池眼为中心,比划了一个八卦阵,稍作沉思,便立刻对着池眼一个角落敲敲打打,竟然弄出一个约莫一米宽的小洞,后面是又长又暗的隧道。

 
 

池中的海水像鲫鱼过江一样,产生起巨大的压力,旋转着灌入隧道。张起灵抵在洞口,拔出短刀,只来得及在洞口快速地刻了一个缭乱英文符号,便不自己地被吸了进去。

 
 

-tbc-

 

评论
热度(7)

© 生生造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