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就够了
余生?
余生就算了吧(笑)

#黑瓶#《密友》——接三叔微博盗笔大结局[28]

chapter.28
 
被撩拨起的张起灵倒也不扭捏,在黑暗里拨起黑瞎子的衣摆,精瘦的肌肉轮廓在薄薄的布料的消失下一点点显露出来,满是动态汹涌的爆发力和历史沉淀下的稳健美感。即使是在能见度几乎为零的房间里,这个男人也自然地透露出一种强大的气场,有着一种叛逆的狠气。
 
是哪部电影说过来着?帅气可以拒绝,但魅力不可以。【注*】
 
张起灵夜视能力并不比黑瞎子,他用指尖去触碰抚摸,回想起那些紧绷的肌肉线条,那些象征伤痛和胜利的丑陋疤痕,以及那双在特殊情况下会露出异样猩红色神采的眼眸,自由又张狂。
 
他呆了呆,风暴一样的记忆又呼啸而至,黑瞎子忽然笑了起来,一下就把他推倒回柔软的大床上,赤裸的身体很敏感地就感觉到轻飘飘的鹅绒被被压得变了形,黑瞎子像只发情的小狗一样啃噬起张起灵的胸口来。
 
那两颗乳粒在张起灵的呼吸中随着胸膛起伏着,并不丰满,黑瞎子却看呆了,越发卖力起来, 取悦着身下的男人。
 
床边的手机不合时宜地震动起来,金属外壳嗡嗡嗡地蹭着明清的古典黑色席面床头柜,黑瞎子没有理睬,震动吵了一阵停了下来,随即又再次喧嚣地持续在柜面晃动。
 
“操,”黑瞎子实在忍不住骂道,摸回墨镜,“谁敢坏爷的好事。”
 
他低头看了看手机屏幕,面色和缓起来,从张起灵身上翻下来,躺回床上,又顺手搂过全身赤裸的男人,在那人额头啵了一口后,换上了平日里没心没肺的表情,按下了通话键,“哟,花儿爷,大半夜的有什么事儿啊,瞎子我正忙着呢。”
 
果不其然,那头传出解语花刻意压低的声音,愤怒倒分毫未减,“怎么那么久才接,现在几点,你能忙什么。”
 
仅仅片刻之后,电话那头又传来解语花恍然大悟充满嫌弃的低愠声。
 
“别跟我贫,我没什么机会单独行动,什么时候过来换我回去,”解语花终是把话题转回了正轨上,“人皮面具两周的时限快到了。”
 
“我跟我家哑巴过日子呢,”黑瞎子依旧是一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腔调,十分欠揍,“我看花儿爷不也挺享受的么,不如就一直留在我那徒弟那儿呗,再说了,我俩都是黑户呢,不方便啊咯咯咯。”
 
解语花倒是了解黑瞎子的德性,也没理睬他那句胡诌的玩笑话,草草叮嘱了一句“后天”就把电话挂了。
 
黑瞎子满意地看了一眼“通话结束”的手机界面,随手甩回它该去的地方,反身又扑到张起灵身上,“哑巴我们继续!”
 
早就回过神来的张起灵屈膝一踹,正中因精虫上脑而放松警惕的黑瞎子的小腹,黑瞎子吃痛地翻到一边,挣脱束缚的张起灵自顾自地拉过被子,缩回了几分钟前被两人压得皱巴巴的被窝里,闷头就睡。
 
啊啊,比起小腹的钝痛,没地儿泄火的小瞎子胀得像要炸开倒更要命了。
 
“……哑巴,你要谋杀亲夫啊!”

-tbc-

【注*】
这句话出自电影《巴黎拜金女》中女主角Irene的台词,有兴趣可以去搜来看看

评论(5)
热度(7)

© 三木の脑洞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