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就够了
余生?
余生就算了吧(笑)

#黑瓶#《德国遗事》——架空向[02]

chapter.02
 
张起灵意识回笼时,发觉自己的眼睛被缠上了一层布,他尝试着动动四肢,却发现被扣在两侧,动弹不得。他暗自发力,又挣扎了几次,终于确认非他能力所能及。
 
回想起自己大概是被抓了,张起灵面色一寒,但背上的触觉分明是一张柔软的床,有谁把俘虏带回来会这么好住好待的?那个疯子的行事看来确实匪夷所思,非常人所考。
 
他稍作休整,深吸一口气,骨节作响,想用缩骨功摆脱桎梏。
 
“我劝你最好别乱动。”冷不丁从房间的某个方向传来黑瞎子低沉的嗓音。
 
张起灵心上一凛,自己初醒试探手铐时,刻意细听了房间内的动静,完全未察觉这里除了他自己外还有别人。
 
黑瞎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嗒嗒嗒的皮靴声有节奏地朝张起灵的方向步近。他脖子上的金属吊牌在寂静的房间里丁零当啷,显得格外清晰。
 
很快,缚在张起灵眼前的布条被解了下来,没有预料中的刺眼灯光,他身处在一个黑暗的房间之中。右手边有一扇窗户,被厚实的窗帘密密实实地遮挡了起来,只有些许夜色渗进来。
 
那人在墙上摸了摸,顶灯啪地一下被打开,张起灵被刺激得偏过头,晃得一阵头晕,眯了好一会儿才适应。
 
灯光是慵懒的暖黄色,是从房间中部的吊灯中流淌出来的。那是一盏外形古典的中式柱灯,圆柱形的灯罩上有许多古文字,外围配以黑红色龙凤镂花的栅栏。但墙纸却是中世纪的欧式鎏金雕花,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房间很大,摆设中式欧式都有,他自己也确实是躺在床上,如果不是扣住四肢的手铐,以及床头柜上的沾满血色的止血棉和手术用具太过于显眼,倒真有种不合时宜的家居感。
 
“你最好不要乱动,”那人此时幽幽地开了口,“20小时前你的右肩刚开了个洞。”
 
张起灵眼神却是冷得掉冰渣,他记性可没差到忘记是谁干的好事,Alucard估计也没了。他不想和眼前这个人多费口舌,一切从一开始就很奇怪,不论是明明有机会一枪击毙他却只是警示般地打伤肩膀,还是特意将他从爆炸中活捉回来,或是现在的剧情发展,都让张起灵觉得很奇怪。是的,除了“奇怪”外,他想不出别的形容。
 
似乎对张起灵的表情很满意,黑瞎子吹了声口哨,笑了起来,补充道:“哦不……”却没说完。
 
“应该是14小时后,你被我——”说着他用两只手比了把枪的手势,嘴里还自带声效,“Biu!”
 
“现在是德国时间晚上23:00,”黑瞎子向后退半步,双腿站得笔直并拢,他在张起灵略诧异的目光中,微微颔首,右手挥至腰间腹前,绅士地鞠了一躬,“欢迎回来,亲爱的。”【注*】
 
-tbc-
 
【注*】德国时间比北京时间早6个小时,文中提到的“14小时后”以张起灵被枪击时的北京时间为参照。

评论(5)
热度(22)

© 三木の脑洞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