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就够了
余生?
余生就算了吧(笑)

#一八#《以后别做朋友》——回家的诱惑梗,短篇[7-11]

(7)

书房里,张启山背手站在窗前,远边有金红色的晚霞,尽头的楼宇表面镀了一层浅金。

   

   

“佛爷,你找我?”

   

   

张启山转身瞥了一眼,从抽屉拿出一张照片,推到张副官面前,“查一下这个人。”

   

   

张副官低了头,双手拿起照片,已经愣住,“……这,这不是八爷吗。”

   

   

“今日我在二爷的梨园,看到一个人,跟八爷长相颇为相似。”说话间,张启山又抬笔写下一串车牌号。

   

   

张副官心里很清楚:哪有什么“颇为相似”,佛爷是认定那个人就是八爷了!只是这人死不能复生,那日矿难所有人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看到八爷遇险,死不见尸。如今旧事重提,怕只是伤生者的心。

   

   

但他不敢怠慢,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转身走出了书房。

   

   

(8)

调查进行得异常顺利。

   

   

张副官几乎没花什么功夫就从梨园附近摆摊的小贩口中打听到了今日佛爷的异常举动,甚至在百姓嘴里还更添几分玄幻色彩,颇有发展成话本的势头。

   

   

“莫非真有什么内情?”

   

   

小贩见张副官眼睛一眨不眨若有所思,便接着补充道,“那位爷好像往那边去了。”语毕还颇为得意地指了一个方向。

   

   

张副官点点头,抬手扔了几个银元给小贩。小贩连忙接在怀里,露着笑脸,殷勤地招呼张副官下次再来光顾。

   

   

街尾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一个畏畏缩缩的男人搓着手紧张地来回踱步。一旁巡视的亲兵看到张副官,上前报告,“报告!车主找到了!”

   

   

那个男人身材本就不高,浑身的肉多得没处放,看到张副官走过来,缩得像个肉墩子一样,“这位军爷,我没犯什么事儿吧……”

   

   

张副官使了个眼色,旁边三三两两的宪兵便撤了。他从衣兜里取出照片,“见过这个人吗。”

   

   

男人战战兢兢地瞅了一眼,“……不、不认识。”

   

   

“你可看仔细了。”

   

   

男人急得抬眼看了一眼张副官,接过照片又仔细端详了一下,照片上的男子至多只有二十多岁,虽是黑白照片,也能猜出着的是绛色长衫,玳瑁眼镜,手握折扇,一条一看就知道手工不俗的长围巾挂在脖子上。男人越看越发觉得不对劲,想了又想,一拍脑袋,“这不是齐家八爷吗!”

   

   

他挠挠头,接着小心翼翼地应答:“军爷你真是抬举小的了,这……我这寻常百姓哪有见九门提督的份儿啊,我认识爷,爷不认识我啊。”

   

   

“那你今日可有遇到和八爷颇为相似的客人?”

   

   

男人回道:“我每日的客人数量太多,实在不记得。”

   

   

副官心中暗想:今日在梨园车开得太快,恐怕这个司机也不知道佛爷在后面追,否则肯定也不会敢不停车。只是线索到这里就断了,佛爷那边怕又是空欢喜一场。

   

   

(9)

这边副官的调查陷入瓶颈,那边齐铁嘴倒是悠然自得地在旅馆房间补觉。

   

   

今日的戏码,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他还不能这么快和张启山直接对上。虽然算得此行应是顺利无比,但在梨园远远看到张启山走进来时,他还是没有办法不紧张。幸而那位大人行事从来是目不斜视,没有注意到他这个小人物。

   

   

“他们应该成亲了吧。”墨镜很好地为他掩饰了表情,他匆匆端起茶碗一饮而尽。

   

   

一年过去,他褪去了过去所有的影子。嗓子在矿山下被粉尘呛坏了,原先细细的奶音如今听着倒有种精明的低哑。身上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疤时刻提醒他,春去秋来一个人苦熬的仇恨。

   

   

想着想着,齐铁嘴就睡不着了,他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思考着张启山是个名副其实的行动派,此时大抵已经让副官来查了,找到他只是早晚的事。要如何才能在多次刻意擦肩而过后自然地与张启山交好,是一个需要好好斟酌的问题。

   

   

他掐指一算,心生一计,到隔壁房间敲了敲门,“阿宁,你过来一下。”【注*lo主起名无力,而且很排斥原创人物,所以就乱入阿宁了,你们自己代入吧哈哈哈哈……】

   

   

(10)

一夜无果,张启山只是皱着眉头让副官再接着去查。张副官担忧地看了一眼,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便打算找二月红和解九商量商量。

   

   

这边张启山则想起昨日因为在梨园突然遇到的事,还未来得及去给齐铁嘴烧香。便让管家准备常服,自己出门了。

   

   

街上下起了雨,一把把伞花挡住了视线,还隔开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爷,我听闻长沙小吃品类众多,这次我们可要好好尝尝。”说话的女子身材虽不高,但声音却给人刚毅坚强的印象。

   

   

“这长沙好吃的可多着呢,馋得你。”话者语毕还刮了女子小巧的鼻梁一下。两人合撑一把黑伞,甜蜜异常。

   

   

大抵是一对外地来游玩的夫妻。张启山移回视线,走了几步,心里却忽然有些惴惴不安,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一个个记忆片段像跑马灯一样在脑海里呼啸而过。

   

   

“……不能忽视他,我要去寻找他。”张启山赶紧转过身,快步追上。

   

   

(11)

那人的肩膀被张启山一把扣住,猛地转了过来。力气之大,男人还趔趄了几下。

   

   

本该是张启山如此强势的行为,但当两人对上面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竟是张启山。

   

   

“先生,你有什么事吗?”那男人语气虽和和气气的,眼睛里却是被陌生人打扰的不耐。

   

   

分明长着和齐铁嘴一样的脸,得体的黑色条纹西装也衬得他的身材又高又挺,可是却戴着一副金边丝眼镜,眼神那么冷。哦对了,语气听起来也让人莫名的不舒服。

   

   

“老八……”说真的,张启山没想过会有这样一天,所以他的脑子里现在一片空白,除了这两个字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先生?”那人又疑惑地问了一句。

   

   

张启山总算反应过来,下一刻就紧紧攥住齐铁嘴的手臂,语气里有不可测的颤抖,“老八!”

   

   

“你干嘛?!”齐铁嘴旁边的女子见状伸手就要掰,“放开我夫君!”

   

   

张启山瞪大了眼睛,手上的力气一下子大起来,被握住位置的高级西装一下子皱了起来。齐铁嘴痛得眯了眯眼,“先生,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没必要动手。”

   

   

听到这里,张启山突然没有了力气,手慢慢地收了回来。这个人实在太陌生,语气里听不到任何的感情,和齐铁嘴完全不同,他不相信齐铁嘴会这么对他。

   

   

“是我失礼了,”张启山看着站在齐铁嘴一旁的女人对他不善的眼神,摘下了手套伸手过去,“在下张启山,阁下如何称呼?”

   

   

“敝姓桓。”

   

   

-tbc-


评论(27)
热度(175)

© 三木丨请假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