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就够了
余生?
余生就算了吧(笑)

【薛洋】任是无情也动人

薛洋啊薛洋

周二复始:

薛洋粉,后知后觉,不吐不快。


观点上我是同意无羡的,到他们进义城那段薛洋已是不得不死,在公于世道公义,在私于薛洋本身。在晓星尘自刎甚至再早一些,道长在他进门时捅他那一刀的时候,薛洋就走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从那之后薛洋就越发的没有人味儿,一日比一日的像鬼像个死人。他尚存一息不过是怀中的锁灵囊吊命一般,还悬着一口气。


人要不要活还是要看自己。如很多迷妹所说,薛洋此人不能有软肋。他十五岁灭常氏满门时应是笃定了心此生为自己而活,全然不将他人放在心上,所以自己的一根指头自然比人家满门人命珍贵。他杀人不过泄愤,到屠宋岚师门时也一样,绝不会伤到自己。


倘若他一直如此下去,也就是个彻底的恶人,小说里总归是要不得好死的。死前再苦也不过是自我垃圾又悲哀一生的那点心酸,到死也算解脱。


晓星尘一生尽毁于薛洋,但于薛洋,被道长救起不也是个劫数吗?


一生无情,于是不理善恶,不思悔过,恶的直白不拖泥带水,对薛洋来说哪里不好?本事不过我,便不要来招惹我,我要如何便如何;要有那本事大过天的,能伤我杀我乃至凌迟我的,要来便来啊,我尚能逃能躲能狡诈阴险,日后如何谁又说的清呢?这时的薛洋还大致的像个人,一个坏人恶人,尚有求生本能。


到薛洋有情方才是他人生最悲哀的开端。


你再唾弃,再不齿,再憎恶,薛洋对道长就是生了情。


前尘已定,作恶太多,各位看官一眼望得到这不得善终的结果。薛洋一生杀人害人无数,唯有逼死晓星尘的这次伤到过自己。


有情却不懂情,觉得糖粒甜美晶莹,生怕丢失,却握碎于掌心。无情的薛洋尚能独活,有情的薛洋必死无疑。不懂情时逼死他人,若能懂情也是要逼死自己的。


我相信薛洋断臂之后确已死透,是因他锁灵囊已被夺去,心中一片灰败了无生趣。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人要不要活看自己,薛洋这蟑螂命也算到了尽头。


他可会悔?可会怨?可会不甘心?可会心头痛楚自我唾弃?反正是没办法解脱一般的死了。


我于薛洋,有同情惋惜,但不为他鸣不平。他没有什么不平可鸣,万般皆是命。苦命人多的是,何止他一个。


只是觉得可惜,少年身貌风姿俊朗,着那一身金星雪浪,谈吐有趣,天下唯一能复原阴虎符的奇才,能凭残籍作凶尸,十五岁屠人满门,若是走上正途,何尝不是个该被众星捧月的天才。


有人拿无羡与薛洋比较,同样是童年悲惨,却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以此论证是薛洋本身的恶因,但我却觉得因为这个恰恰论证了童年环境的问题。一个与恶狗夺食,一个向恶人讨食,可是一个后来被云梦江氏收养,一个仍旧流离市井,斗狗谋人,生活境遇可想而知。


无羡童年不如常人美满,却也还算不错,江爹十分宠爱,虞母也并无大过,江澄纵然嫉妒使性儿也仍旧是真心实意,师姐疼他俩疼的跟什么一样。


以知乎体问,童年究竟对人生会有多大影响,应该会有很多比较全面的回答。


饶是这样,无羡十五岁姑苏听学时也是思维与常人有异,不是走所谓“正道”的思路。除却无羡本身天赋异禀,现代一点的考究,也许就是因为带着些童年时期的影响。


说童年不是想要洗地,而是拒绝抹黑。


以为薛洋已经够黑不在乎再随便抹黑,以薛洋本身即恶,无论如何,童年时碰上了谁,有什么遭遇,都会走上恶这条道路,得出他本就没救的宿命黑锅,小洋不背。他不得好死是他作恶,不是他天生就该死,原作没有写到,旁人也不能盖戳。


我一直认为孩子生来没有善恶,在做人开蒙前,所做的世人看来的善举并无善意,恶举也并无恶意。前几天看《锁麟囊》深动我心,就是因为里面有一段。


【薛洋歪着头活泼泼地笑着,那少年人盲目的倚赖、天真的残忍,都令晓星尘不由自主地毛骨悚然,他没有一点自主的决断,善恶正义全都脱胎于陪伴他长大的人,假如这一世薛洋仍旧遇人不淑,他必定又将生成另一个混世魔王。】


就因为心里存了这点念想,所以才有对薛洋的可惜。


 


无羡后来遭遇江式灭门,剖丹,被弃乱葬岗,被逼上绝路成了夷陵老祖,报仇雪恨,推翻温式,穷奇道之变,血洗不夜天,杀了许多人,其中不乏冤魂。


重生后对再上乱葬岗的人说,纵是手上血债累累,十三年前早还过一次了。但若薛洋死过一次世人便可原谅薛洋了?书里的世人不会,书外的世人也不会。


别说让薛洋感受爱,被人爱,情形只得是喊打喊杀的再要薛洋不得好死一次,还是直恨得要薛洋魂魄俱消连轮回都不让他。


我每搜一次薛洋,看着大骂指责心下了然,又不禁好笑起来。书中每每群聚以道义做幌喊打喊杀的人,不都是这样正义凛然吗。


常慈安这等为富不仁的人断指断臂断命都不算屈,可薛洋怀恨在心,灭人满门。晓星尘质问薛洋,难道五十多条人命比不上一根手指!


可是当年无羡和众人灭掉温氏时,难道温氏除了温情温宁一支又全是恶人不成?!


血洗不夜天时那三千盲目被煽动的群众也是全部该死?你曾几何时未曾被煽动过起仇恨,对某事误解偏激,做过群众里的一人?竟也是该死的!


有一句话薛洋说对了,谁是谁非,恩多怨多,外人说的清吗。事事皆人性。


被走尸困于乱葬岗时,有一年轻人对魏无羡说,无论你做什么,都不要指望我会原谅你,或是忘记我父母的仇,永远不会。


无羡怎么说的?没谁让你原谅我,也没谁让你忘记你的仇。你要听实话吗?你恨不恨我,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若真恨我,欢迎来战,随时奉陪!可是报不报的了仇?这就看你自己的了。


你们这些读者揪着常家五十口人命对薛洋喊打喊杀喊畜生,薛洋也是这个态度。


我不认为无羡与薛洋的事件性质有何不同。因为按照洋黑的理论,既然杀了无辜的人,就不要为杀人犯找理由了吧。


我不质问无羡,只质问双标的你们。


薛洋已身死,下场亦算凄惨,稍慰你们心头恨了罢。前尘往事皆已作古,也算结了这段公案。不然你预备怎么办呢?要魏无羡再死一次?再一次死无全尸,下场凄惨,家破人亡,以报冤死他手之人?


你们既不忍对无羡如此,薛洋又未重生,为何连喜欢他的人也要扯上道德三观,如同那些修仙人士当年揪着魏无羡问:“温狗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处处为温狗说话!”


无羡前世今生都与薛洋如此不同,可是薛洋身上的很多矛盾,皆可在无羡身上找到答案。他们隶属同一个作品,作者也没有就此多言,实话说我也不在意,读者看到的都是自己的态度罢了,大家只是态度不同,何时竟也分了高低出来。不过是触动不同,我的三观正常,也请很多人不要以自己的三观为他人作绑。


晓星尘与无羡未有机会同世相遇,可如薛洋所言,他太干净,搞不懂这世上的事。假若是秉着这样单纯善恶的晓星尘,遇上了上一世的无羡又该如何?经历了穷奇道之变血洗不夜天的夷陵老祖,道长可会成为围剿乱葬岗的三千之一?!


时也运也。


我的心在道长这边不过是我对人性纯善的寄望,那么洁白温暖让人趋之若鹜,可现实哪里由得你这样黑白分明啊。


无情的薛洋是一个动物性的人,因这一点情,结局如此,这才活了起来。


喜欢薛洋不过是对命运无常的那一点可惜,我生平又最见不得长得好看有才华的少年郎误入歧途。在我看来,这样的人,本该嬉笑怒骂在人世大放光彩,却落得这样一世,可不算是悲剧么。


 


薛洋啊薛洋。



评论
热度(33)
  1. 秋不呆_周二复始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这位太太 完全讲出了心声
  2. 三木の脑洞仓库周二复始 转载了此文字
    薛洋啊薛洋

© 三木の脑洞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